www.34353.com

《校友通讯》微信版总613期(2018年12月26日)www.008250.com

时间:2019-11-09 06:0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下一步中国风电应该在西部开发大型风电基地的同时,曾 。十月二十五日我接到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的电话,说他来上海参加华为第二天下午的一个技术发布会,明天上午没有安排,让我去他下榻的东郊宾馆会面,有快十年不见了呢。这么大企业家挤出半天时间召见我...

  下一步中国风电应该在西部开发大型风电基地的同时,曾。十月二十五日我接到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的电话,说他来上海参加华为第二天下午的一个技术发布会,明天上午没有安排,让我去他下榻的东郊宾馆会面,有快十年不见了呢。这么大企业家挤出半天时间召见我,我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东郊宾馆。他说咱们班同学好多年没有聚一下了吧?我说可不是吗,上一次最大规模聚会是九一年,一八年是咱们毕业五十周年,没个说法真对不起自己呢。刘迎建说最迟十二月上旬一定要把这个聚会搞起来。跟着我俩就给同学们打电话,这场盛会的帷幕就此拉开。

  南京那边成立了以班长朱炜为核心的筹备组,成员有丁家华、缪大宁、李明、王俊利四人,号称“五常”。我们班先后共有五十七名同学待过,这么多年已经有五人离世,多人失联,失联时间最长的半个世纪渺无音信。听说任一强可能在扬州大学,缪大宁立即打电话到扬大人事处,半小时后就接到了任一强的回电,失联半个世纪的任一强怎么也没想到同学们还在找他,激动万分,加入班群后马上发上来一闋词:

  我的同桌徐为69年初曾经到我当年插队的淮安农村,找到和我同公社的田智锐、杨承志、肖孟凝她们,也想来一起战天斗地,却未能如愿。徐为失望而去,不知芳踪。组委会在群里发动大家提供她的线索,林和不经意间说徐为家在学校后门那条路上一座红楼房的院子里。那不是省邮电管理局的宿舍建业村吗?顺着这条线索还真把徐为从苏州找着了!

  陈秀红的被发掘也颇具巧合性。她当年是留校升学的,大宁从那批同学中了解到她可能在残联系统工作,就让自己的哑巴弟弟去打听。他老弟不大功夫就给他个电话号码,一打过去就是陈秀红!大宁真神人也!

  那几天群里跟过年一样热热闹闹,每天都有新入群的同学进来,欢迎词表情包满天飞。组委会确定了聚会十二月八号在母校举行,个别同学开始保守估计能有二十多个人参加就不错了,哪知报名接龙的人数噌噌地窜到四十人,组委会的准备工作也越来越忙,个个叫苦不迭又乐在其中。我也恨不得马上就奔到母校门口,学着梁山好汉的架势大吼一声:初一丙班全伙在此!

  八号天不亮就醒了,掀开窗帘向外一看不但没有传说中的雨夹雪,连地面都是干的,大喜过望。前几天许祖云老师就在群里提醒大家八号天气不好出行须带雨具,表现出浓浓的爱生之情,现在先生不用担心学生们有淋雨之虞了。我马上往群里发了四个字:天助我也!又一连发出去七个欢天喜地的表情包,相信同学们此时的心情和我一样。

  八点钟我和肖宏振、卫建国、徐为四个“外地生”一起打车前往母校。卫建国一路上叨叨个没完,哎呀南京现在这个样子啦,哎呀察哈尔路现在这个样子啦……那嘴就关不上。其实昨天(7号)晚上刘迎建已经以他个人名义请外地来宁的十多个同学先聚了一场,热热闹闹地弄到好晚,但一想到今天又能见到更多分别久远的同学,每个人的心里还是非常兴奋。

  八点半前后同学们陆续来到,学校门口顿时热闹起来。不远万里从遥远的美国加拿大飞回来的盛剑、林和;不远千里从北京山东赶回来的刘迎建、张建平、王慧蓉、赵生莲、卫建国和我们班仅有的一对夫妻任笑和、杨承志;不远百里从南京周边地区跑回来的施立明、徐为、严林、肖宏振、我……更多的是留在南京的同学们。离校五十年了,这期间班上同学大大小小的聚会也有无数次,但像今天来了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当年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毛头小子黄毛丫头,现在都是头顶飘雪满脸沧桑……人变样了,心永远不变,我们都是初一丙班的同学!签名板上很快就写满了同学们的名字。大家握手拥抱,又喊又叫,寒暄问候,合影拍照,你看看我是谁?错啦!啊?你怎么变成这样啦?哈哈……九点整聚会座谈会在学校的国际交流中心举行:

  刘迎建这些年把他的汉王科技搞得风生水起,给母校增光添彩,也让同学们很有面子。他在发言中没有半句吹嘘自己的话,而是倾情表达了自己对母校的怀念之情,对老师的感恩之心,对同学们的深情厚谊。说到激情处他还走到讲台中间,比划起我们下乡劳动时许老师和薛西华摔跤的样子,同学们哈哈大笑。许老师一脸无辜地说:我和学生摔过跤?不可能吧?

  离校五十年来,许老师和我们这个班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和我们就是一种亦师亦友亦兄长的关系呀。

  我们的班主任吴寿玉老师去世多年了。当年她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我们这些学生,文革中她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身心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令人痛心。全体同学在缪大宁带领下,对吴老师和已经离世的政治课季福修老师、音乐课杨雪老师、生物课王盘琴老师、美术课张亦瑾老师等附中的前辈们和我们班早逝的蔡明秋、金磊、潘紫阳、李建华、倪建生等五位同学表示深深的思念。

  代表女生发言的是曾任班委的施立明。她现在每天照顾年迈父母的衣食起居,基本上走不出来,这次聚会的机会实在难得,还是安排好父母的生活后赶来了。施立明在讲话中说自己当年中考时,三个志愿全是填的附中,大有破釜沉舟志在必得的气概。我想起中考前我的班主任老师跟我说:你要是愿意去外语学校就推荐你去,考试也就是象征性的,我是非附中不去。肖孟凝说她和班上好几个同学都有这个经历。我们就是以附中为荣为目标啊!组委会还请来了我们的辅导班、高一丙班的辅导员之一汪洋大哥。

  附中一直以来都有高一班带初一班的传统,我们班还有一位辅导员是聂梅梅大姐,梅梅大姐是聂凤智将军的小女儿,为人热情善良,对学弟学妹们尽显大姐风范,很受同学们的拥戴。可惜天妒英才,梅梅姐前几年不幸早逝,令人痛心。汪洋大哥在发言中深情地回忆了和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深切地缅怀我们的梅梅大姐。附中就是一个大家庭啊!

  座谈会的高潮是许老师代表学校向我们颁发毕业纪念证书和学籍表复印件。母校深谙我们这些学子的情感所系,给我们颁发极有创意的毕业纪念证书,这份厚礼对我们来说太宝贵了,太有意义了,我们会把它珍藏一生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组委会代表全班同学向许老师和英语课陈雪明老师、汪洋辅导员赠送礼品,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礼轻情意重,请收下初一丙班同学的一片心意!座谈会结束后进入联谊活动,组委会指定由我来主持。第一个登台的是扬大数学院任一强教授,节目是他的词赋大作。任一强环顾台下看了半天就是不吭声,原来教授五十多年没经历这么个阵势,怯场忘词了。

  任教授之后上台的是学霸之二盛剑博士,盛博士当年从独木桥上过金川河不幸坠入河中弄了一身臭泥污水,大冬天哆哆嗦嗦跑到我们住校生宿舍求助的狼狈相犹在眼前。今天他不远万里从加拿大飞回来,为我们献上一段现代京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字正腔圆荡气回肠,赢得一片掌声。王朱宁曾经是空军航空兵部队的女飞行员,本来是坚决要参加这次聚会的,怎奈前些天她参加战友聚会时不慎伤了身体,不能前来跟同学们欢聚了。抱憾之时她把自己参加战友聚会时跳的一段舞蹈《又见北风吹》的视频发给组委会,让大家在频幕上一睹她妙曼的舞姿。

  陈雪明老师在座谈会开始后才到场,七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也就五十多点儿。陈老师当年教我们的时候刚刚大学毕业,那时的她年轻漂亮衣着时尚,风度翩翩仪态万方,她可是在上海南京路长大的哦,怪不得名媛淑女范儿十足呢。我跟同学们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当年陈老师上课时的情景,又说:我建议请陈老师重新入场,请朱炜班长喊口令,我们和陈老师重现当年上课的情景,好不好?好!同学们一致响应。朱炜发出响亮的口令:stand up!陈老师有点儿激动,她款款走到同学们面前,稳定了一下情绪,说:Goodmorning class!同学们齐声回答:Goodmorning teacher!陈老师:Sit down please!礼毕,大家一起热烈地鼓起掌来。穿越五十年的时空,多么令人怀念的情景啊!陈老师,祝你青春永驻,不老的女神!丁家华在发言中对同学们表达了他美好的祝福。他是当年学校少有的农村学生,也是男生中年龄最大的。五十年来他把自己的家当成了班上的联络中心和活动基地,每次大小聚会都少不了他的热心张罗。丁老哥辛苦啦!

  我们班年龄最小的女生洪晓宁给大家表演了二胡独奏曲《送别》。退休后才学了两年二胡,拉起来倒也是有板有眼的了。严林演唱了当年班上女生最爱唱的歌《我给公社来放牛》,深情委婉,一下子引起了女生们的共鸣,有的还轻声附合,仿佛一下子又穿越到了五十多年前的时光。差不多每个班都有一两对喜结秦晋之好的同学,我们班也不例外,这次任笑和与杨承志一起从北京飞回来参加聚会。笑和这家伙这些年书法练得相当不错,两口子一起把他为这次聚会精心书写的墨宝赠给组委会以表心意。

  联谊活动才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中午,www.008250.com,同学们意犹未尽也只好匆匆结束了。我们在美丽的校园里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和我们记忆中的那个校园相比,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母校,你永远是我们心中最美的风景!拍了全体合影后同学们纷纷自由组合拍照,留住这美好的时光:跟老师合影,跟同桌合影,跟同小学的合影,跟插队时一家的合影……

  午宴在南京饭店举行,我们和老师频频举杯,为我们离校后半个世纪的重逢,为我们纯洁美好的同窗情谊,为感恩老师的教诲,为我们亲爱的母校,干杯!

  午宴尚未结束,刘迎建就握别大家匆匆离去,晚上中关村还有一个重要的活动要参加。临别前他又发出倡议:五十五周年纪念聚会,还是这个地方,还是我们这些人,一个也不能少!

  下午组委会安排大家去茶社歌厅,群聊也好,私聊也好,麦霸也行,自由活动吧!同学之间,永远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是永远的初一丙啊。

  一天的聚会活动,我们穿越了五十年的时空。短暂的相聚匆匆结束,我们的同学情谊又开始书写新的篇章。就用一闋任一强的新作来结束本篇吧。